太極经典(Taichi Classic)

<<太極拳論>> 王宗嶽

太極者,無極而生,陰陽之母也。動之則分,靜之則合。無過不及,隨屈就伸。人剛我柔謂之走,我順人背謂之粘。動急則急應,動緩則緩隨。雖變化萬端,而理為一貫。由著熟而漸悟懂勁,由懂勁而階及神明。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貫通焉。

虛領頂勁,氣沉丹田;不偏不倚,忽隱忽現;左重則左虛,右重則右杳;仰之則彌高,俯之則彌深;進之則愈長,退之則愈促;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;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。英雄所向無敵,蓋皆由此而及也。

斯技旁門甚多,雖勢有區別,概不外壯欺弱慢讓快耳。有力打無力,手慢讓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關學力而後有也。察「四兩撥千金」之句,顯非力勝!觀耄耋禦眾之形,快何能為!

立如平準,活似車輪,偏沉則隨,雙重則滯。每見數年純功不能運化者,率皆自為人制;雙重之病未 悟爾。欲避此病,須知陰陽;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。陰不離陽,陽不離陰。陰陽相濟,方為懂勁。懂勁後,愈練愈精,默識揣摩,漸至從心所欲。本是捨己從人,多 誤舍近求遠。所謂:「差之毫釐,謬以千里」,學者不可不詳辨焉,是為論。

 <<太極拳釋名>> 王宗嶽

一名長拳, 一名十三勢。長拳者如長江大海 滔滔不絕也。
十三勢者掤、捋、擠、按、採、挒、肘、靠、進、退、顧、盼、定也。
掤、捋、擠、按即坎、離、震、兌四正方也。採、挒、肘、靠即乾、坤、良、巽四斜角也。此八卦也。進步、退步 左顧、右盼、中定即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也。此五行也。合而言之曰十三勢。

<<十三勢歌>> 王宗嶽

十三總勢莫輕視。命意源頭在腰際。
變換虛實需留意。氣遍身軀不少滯。
靜中觸動動尤靜。因敵變化示神奇。
勢勢存心揆用意。得來不覺費功夫。
刻刻留心在腰間。腹內松淨氣騰然。
尾閭中正神貫頂。滿身輕利頂頭懸。
仔細留心向推求。屈伸開合聽自由。
入門引路需口授。功夫無息法自修。
若言體用何為准。意氣君來骨肉臣。
想推用意終何在。益壽延年不老春。
歌兮歌兮百四十。字字真切義無遺。
若不向此推求去。枉費工夫貽歎息。

 <<打手歌>> 王宗嶽 

掤履擠按須認真,上下相隨人難進。
任他巨力來打我,牽動四兩撥千金。
引進落空合即出,粘連黏隨不丟頂。

<<十三勢行功要解>> 武禹襄

解曰:以心行氣,務沉著,乃能收斂入骨。所謂“命意源頭在腰隙”也。 意氣須換得靈,乃有圓活之趣。所謂:“變轉虛實須留意”也。 立身中正安舒,支撐八面;行氣如九曲珠,無微不到。所謂:“氣遍身軀不稍痴”也。

發勁須沉著鬆靜,專注一方。所謂:“靜中觸動動猶靜”也。 往復須有折迭,進退須有轉換。所謂:“因敵變化是神奇”也。 曲中求直,蓄而後發。所謂:“勢勢存心揆用意,刻刻留心在腰間”也。 精神提得起,則無遲重之虞。所謂:“腹內鬆靜氣騰然”也。 虛領頂勁,氣沈丹田,不偏不倚。所謂:“尾閭正中神貫頂,滿身輕利頂頭懸”也。

以氣運身,務順遂,乃能便利從心。所謂:“屈伸開合聽自由”也。 心爲令,氣爲旗,神爲主帥,身爲驅使。所謂:“意氣君來骨肉臣”也。

<<太極拳解>> 武禹襄

解曰:
身雖動,心貴靜;氣須斂,神宜舒。心為令,氣為旗,神為主帥,身為驅使,刻刻留意,方有所得。先在心,後在身;在身則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。所謂:“一氣呵成,捨已從人,引進落空,四兩拔千斤”也。

須知一動無有不動,一靜無有不靜,視動猶靜,視靜猶動;內固精神,外示安逸;須要從人,不要由己;從人則活,由己則滯。尚氣者無力,養氣者純剛;彼不動,己不動;彼微動,己先動。

以己依人,務要知己,乃能隨轉隨接;以己粘人,必須知人,乃能不後不先。精神能提得起,則無遲動之虞;粘依能跟得靈,方見落空之妙。 往覆須分陰陽,進退須有轉合;機由己發,力從人借;發勁須上下相隨,乃一往無敵;立身須中正不偏,能八面支撐;靜如山岳,動若江河;邁步如臨淵,運動如抽絲,蓄勁如張弓,發勁如放箭。

行氣如九曲珠,無微不到;運勁如百煉鋼,何堅不摧?形如搏兔之鵠,神如捕鼠之貓,曲中求直,蓄而後發;收即是放,連而不斷。

極柔軟,然後能極堅剛;能粘依,然後能靈活;氣以直養而無害,勁以曲蓄而有餘;漸至物來順應,是亦知止能得矣。

<<太極拳論要解>> 武禹襄

又曰:

先在心,後在身;腹鬆,氣斂入骨。神舒體靜,刻刻存心。切記,一動無有不動,一靜無有不靜;視靜猶動,視動猶靜。動牽往來氣貼背,歛入脊骨,要靜。 內固精神,外示安逸,邁步如貓行,運勁如抽絲。全身意在蓄神,不在氣;在氣則滯。有氣者無力,無氣者純剛;氣如車輪,腰如車軸。

又曰:

彼不動,己不動;彼微動,己先動。似鬆非鬆,將展未展,勁斷意不斷。

<<十三勢說略>> 武禹襄

又曰:

每一動,惟手先著力,隨即鬆開,猶須貫串;不外起承轉合。始有意動,既而勁動,轉接要一線串 成。氣宜鼓盪,神宜內歛,無使有缺陷處,無使有凹凸處,無使有斷續處。其根在腳,發於腿,主宰於腰,形於手指;由腳而腿而腰,總須完整一氣。向前退後,乃 得機得勢,有不得機得勢處,身便散亂,必至偏倚,其病必於腰腿求之,上下前後左右皆然,凡此皆是意,不是外面。

有上即有下,有前即有後,有左即有右,如意要向上,即寓下意,若物將掀起,而加以挫之之力,斯其根自斷,乃壞之速而無疑。虛實宜分清楚,一處自有一處虛實,處處總此一虛實;周身節節貫串,勿令絲毫間斷。

<<身法八要>> 武禹襄

涵胸、拔背、裹襠、護肫、提頂、吊襠、鬆肩、沉肘。

<<四字秘訣>>   武禹襄

敷者,運氣於己身,敷布彼勁之上,使不得動也。
蓋者,以氣蓋彼來處也。
對者,以氣對彼來處,認定準頭而去也。
吞者,以氣全吞而入於化也。
此四字無形無聲,非懂勁後,練到極精地位者,不能知全。是以氣言,能直養其氣而無害,始能施於四體。四體不言而喻矣。

<<十三勢架>>  武禹襄

懶雀尾,單鞭,提手上勢,白鶴亮翅,摟膝拗步,手揮琵琶勢,摟膝拗步,手揮琵琶勢,搬攬捶,如封似閉,抱虎推山,單鞭,肘底看捶,倒攆猴,白鶴亮翅,摟膝拗步,三甬背,單鞭,紜手,高探馬,左右起腳,轉身踢一腳,踐步打捶,翻身二起,披身踢一腳蹬一腳,上步搬攬捶,如封似閉,抱虎推山,斜單鞭,野馬分鬃,單鞭,玉女穿梭,單鞭,紜手,下勢,更雞獨立,倒攆猴,白鶴亮翅,摟膝拗步,三甬背,單鞭,紜手,高探馬,十字擺連,上步指襠捶,上勢攬雀尾,單鞭,下勢,上步七星,下步跨虎,轉腳擺連,彎弓射虎,雙抱捶。

<<各勢白話歌>> 武禹襄

提頂吊襠心中懸,鬆肩沉肘氣丹田;裹襠護肫須下勢,含胸拔背落自然。
初勢左右懶扎衣,雙手推出拉單鞭。提手上勢望空看,白鶴亮翅飛上天。
摟膝拗步往前打,手揮琵琶躲旁邊。摟膝拗步重下勢,手揮琵琶又一番。
上步先打迎面掌,搬攬捶兒打胸前。如封似閉往前按,抽身抱虎去推山。
回身拉成單鞭勢,肘底看捶打腰間。倒輦猴兒重四勢,白鶴亮翅到雲端。
摟膝拗步須下勢,收身琵琶在胸前。按勢翻身三甬背,扭頸回頭拉單鞭。
紜手三下高探馬,左右起腳誰敢攔。轉身一腳栽捶打,翻身二起踢破天。
披身退步伏虎勢,踼腳轉身緊相連。蹬腳上步搬攬打,如封似閉手向前。
抱虎推山重下勢,回頭再拉斜單鞭。野馬分鬃往前進,懶扎衣服果然鮮。
回身又把單鞭拉,玉女穿梭四角全。更拉單鞭真巧妙,紜手下勢探清泉。
更鶴獨立分左右,倒輦猴兒又一番。白鶴亮翅把身長,摟膝前手在下邊。
按勢青龍重出水,轉身復又拉單鞭。紜手高探對心掌,十字擺連往後翻。
指襠捶兒向下打,懶扎衣服緊相連。再拉單鞭重下勢,上步就排七星拳。
收身退步拉跨虎,轉腳去打雙擺連。海底撈月須下勢,彎弓射虎項朝前。
懷抱雙捶誰敢進,走遍天下無人攔。歌兮歌兮六十句,不遇知己莫輕傳。

<<五字訣>> 李亦畬

一曰心靜:

心不靜則不專,一舉手前後左右全無定向,故要心靜。起初舉動未能由己,要息心體認,隨人所動, 隨屈就伸,不丟不頂,勿自伸縮。彼有力,我亦有力,我力在先;彼無力,我亦無力,我意仍在先。要刻刻留意,挨何處,心要用在何處,須向不丟不頂中討消息。 從此做去,一年半載,便能施於身。此全是用意,不是用勁。久之,則人為我制,我不為人制矣!

二曰身靈:

身滯則進退不能自如,故要身靈。舉手不可有呆像,彼之力方礙我皮毛,我之意己入彼骨內。兩手支 撐,一氣貫串。左重則左虛,而右已去;右重則右虛,而左已去。氣如車輪,周身俱要相隨,有不相隨處,身便散亂,便不得力,其病於腰腿求之。先,以心使身, 從人不從己;後,身能從心,由己仍是從人。由己則滯,從人則活。能從人,手上便有分寸,秤彼勁之大小,分釐不錯;權彼來之長短,毫髮無差。前進後退,處處 恰合,功彌久而技彌精矣!

三曰氣斂:

氣勢散漫,便無含蓄,身易散亂,務使氣斂入脊骨,呼吸通靈,周身罔間。吸為合、為蓄;呼為開、為發。蓋吸則自然提得起,亦拏得人起,呼則自然沉得下、亦放得人出。此是以意運氣,非以力使氣也!

四曰勁整:

一身之勁,練成一家。分清虛實,發勁要有根源:勁起於腳根,主於腰間,形於手指,發於脊骨。又 要提起全副精神,於彼勁將發未發之際,我勁已接入彼勁。恰好不先不後,如皮燃火,如泉湧出。前進後退,無絲毫散亂。曲中求直,蓄而後發,方能隨手奏效。此 謂「借力打人」、「四兩撥千斤」也!

五曰神聚:

上四者俱備,總歸神聚。神聚,則一氣鼓鑄,煉氣歸神,氣勢騰挪;精神貫注,開合有致,虛實清 楚。左虛則右實,右虛則左實。虛,非全然無力,氣勢要有騰挪。實,非全然占煞,精神要貴貫注。緊要全在胸中、腰間變化,不在外面。力從人借,氣由脊發。胡 能氣由脊發?氣向下沉,由兩肩收入脊骨,注於腰間,此氣之由上而下也,謂之「合」;由腰形於脊骨,布於兩膊,施於手指,此氣之由下而上也,謂之「開」。合 便是收,開即是放。能懂開合,便知陰陽。到此地位,功用一日,技精一日,漸至從心所欲,罔不如意矣!

<<走架打手行工要言>> 李亦畬

昔人云:「能引進落空,能四兩撥千斤;不能引進落空,不能四兩撥千斤。」語甚概括。初學末由領悟,予加數語以解之。俾有志斯技者,得所從入,庶日進有功矣!

欲要引進落空,四兩撥千斤,先要知己知彼;欲要知己知彼,先要捨己從人;欲要捨己從人,先要得 機得勢;欲要得機得勢,先要周身一家;欲要周身一家,先要周身無有缺陷;欲要周身無有缺陷,先要神氣鼓盪;欲要神氣鼓盪,先要提起精神,神不外散;欲要神 不外散,先要神氣收斂入骨;欲要神氣收斂入骨,先要兩股前節有力,兩肩松開,氣向下沉。勁起於腳根,變換在腿,含蓄在胸,運動在兩肩,主宰在腰。上於兩膊 相繫,下於兩胯、兩腿相隨。勁由內換,收便是合,放即是開。靜則俱靜。靜是合,合中寓開;動則俱動,動是開,開中寓合。觸之則旋轉自如,無不得力,才能引進落空,四兩撥千斤。

平日走架,是知己工夫。一動勢,先問自已:周身合上數項不合?少有不合,即速改換。走架所以要 慢,不要快。打手,是知人工夫。動靜固是知人,仍是問己。自己要安排得好,人一挨我,我不動彼絲毫,趁勢而入,接定彼勁,彼自跌出。如自己有不得力處,便 是雙重未化,要於陰陽開合中求之,所謂「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」也!

胞弟啟軒嘗以毬譬之:如置毬於平坦,人莫可攀躋,強臨其上,向前用力——後跌,向後用力,前跌。譬喻甚明,細揣其理,非「捨己從人」、「一身一家」之明證乎?得此一譬,「引進落空」、「四兩撥千金」之理,可盡人而明矣!

<<撤放密訣>> 李亦畬

  • 擎:擎起彼身借彼力(中有『靈』字),
  • 引: 引到身前欣始蓄(中有『歛』字);
  • 鬆:鬆開我欣勿使屈(中有『靜』字),
  • 放:放時腰腳認端的(中有『整』字)。

擎、引、鬆、放四字,有四不能:腳手不隨者不能,身法散亂者不能,一身不成一家者不能,精神不團聚者不能。欲臻此境,須避此病;不然,雖終身由之,究莫明其精妙矣!

<<敷字訣解>> 李亦畬

「敷」,所謂「一言以蔽之」也。人有不習此技而獲聞此訣者,無心而白於余。始而不解,及詳味之,乃知「敷」者,包獲周匝,「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」。氣雖尚在自己骨裏,而意恰在彼皮裏膜外之間所謂「氣未到而意已吞」也。妙絕!妙絕!

<<虛實圖解>> 李亦畬

虛實圖解-left 虛實圖解-right
實非全然站煞,實中有虛;虛非全然無力,虛中有實。上圖舉一身而言,雖是虛實之大概,究之週身,無一處無虛實,又離不得此虛實。總要連絡不斷,以意使氣,以氣運動。非身子亂挪,手足亂換也。虛實即是開合,走架、打手著著留心,愈練愈精,功彌久,技彌巧尚矣!

 

廣告